辽宁禾丰牧业
News of Group

某海外公司曾想收购延边 因1纸信函最终无奈退出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29 17:53 浏览: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北京时间2月25日,在延边州体育局和富德集团最后一次谈判破裂后,延边富德俱乐部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环节,已经有64年历史的延边队将暂别中国足球的历史舞台。

  破产退出的根本原因依然是一个多月前就爆出来的欠税清偿问题,说得再清楚一点就是在延边州体育局1月初召开的通气会上,延边州体育局局长金松天提到的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近几年拖欠税款及滞纳金共计2.4亿。

  根据晨报记者得到的消息,在延边确定退出之后,上赛季中乙北区排名第一的陕西大秦之水有望递补进入新赛季中甲联赛,已经为升级努力或者说“折腾”了两三个赛季的“西北狼”这次终于要如愿以偿了。但是,在转会窗口即将关闭的情况下,即便能够递补进入中甲,留给陕西操作的空间也不多了。

  2月25日,风和日丽的蔚山市又迎来了充满希望的新一周,但对于目前仍在那里集训的延边队员来说,新的一周,甚至是新赛季,已经看不到什么希望了。尽管目前俱乐部仍然没有官宣,但所有人都明白,破产解散对于现在的延边富德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按照主帅黄善洪原来的计划,在经过了周日一天的休整后,今天上午延边要继续照常训练。但实际上,从昨天收到俱乐部的通知后,队员们已经很难把心思放在训练上了。彼时,一位延边队员对晨报记者表示:“明天吧,俱乐部告诉我们,明天会有官宣,如果真到了(破产)那一步,就只能自己找队了,但现在好像还有一线希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能看得出,当时的延边队员对于俱乐部还报有一丝希望,这不难理解,一旦延边因为欠税问题退出中甲,那么最悲剧的就是延边的队员们。但最终,他们没有等来奇迹。延边现有的球员已经从职业球员变成业余球员,未来的生计更是无从谈起。

  据悉,很多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把微信头像换成了黑白色的延边队徽。这是他们唯一可以为自己的工作单位,甚至是自己深爱着的球队所做的事情,而延边的队员们则开始各自忙于生计。但是,在距离转会窗口关闭只剩3天的情况下,让所有球员重新去寻找球队是非常不现实的,“知道这个消息后,(我)能找(人和队)的都找了,现在只能等消息了,实在是太晚了,本来今年转会就难,听说有的中乙队冬训试训的时候有100多人(次)去试训,现在让我们找队,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有着悠久历史的延边足球,面对热情淳朴的延边球迷,以这样的方式“夭折”一支职业球队,实在让人扼腕叹息。“还不都是钱闹的,但我们球员真的太可怜了,想有个稳定的平台踢球,怎么就这么难呢,唉”

  如果从表面上看,“钱”,确实是导致延边队解散的最直接原因。众所周知,自2018赛季中甲联赛结束后,有关于延边足球可能要破产解散的传闻就一直没有断过。2019年1月,延边州体育局曾单方面多次召开通气会,宣布延边富德俱乐部因为欠税费两个多亿无力偿还而不得不面临破产清算。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通气会,延边俱乐部和富德集团并不知情,相关负责人也并没有参加,这让很多人感到些匪夷所思,一位延边队员甚至表示:“感觉你们(外界)知道的比我们都多。”

  但即便如此,富德集团也没有放弃努力,他们一边寻找新的赞助商,一边在和体育局和州政府商讨清偿欠税费的具体程序和细节。在多方共同的努力之下,1月12日,也就是中国足协规定的提交准入材料截止日期前,延边富德队也最终出现在了新赛季足协的注册名单之上。

  据了解,在当时,富德集团确实与州政府和体育局就欠税清偿的具体方案达成一致并签署了实施方案,这让延边富德的新赛季看起来已经没有任何风险。毕竟,在欠税清偿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延边俱乐部只要完成打好比赛和寻找更好的赞助商进入等常规工作即可。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种局面并未持续到联赛正式开始,在新赛季中甲联赛赛程即将出炉之际,双方再次因为欠税清偿中的一些问题产生争议并最终导致延边富德俱乐部的破产和延边队的解散。有意思的是,两大股东这一次仍然各执一词:延边方面咬定是他们提出富德集团要承担一部分但被对方拒绝,而富德方面则表示“明明是我们要求延边方面承担一部分但他们拒绝了,怎么成了我们拒绝他们了?”。

  但无论如何,两家有关“让延边队活下去”的思路还保持了一致,这也让双方在25日再次回到了谈判桌上,但在巨大的税款面前,双方始终难以达成共识。无奈之下,富德集团只能启动破产程序,而延边方面因为税款的数额的巨大,只能同意走破产程序。

  抛开两大股东之间的矛盾,仅从俱乐部的角度来看,2018年12月9日,延边当地税务部门冻结了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的账户,当时俱乐部账户上的余额还有870多万元,有这870多万打底,再加上金波和李龙两位球员转会广州富力所带来的转会费,只要能够解决欠税清偿的问题从而能够正常使用这些钱,对于延边富德来说征战新赛季中甲联赛并不是太难的问题。但实际上,在延边富德俱乐部纷繁复杂的欠税清偿问题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俱乐部两大股东富德集团和延边州体育局方面对于俱乐部实际控制权的明争暗斗。

  在1月初的通气会上,延边州体育局局长金松天曾表示,双方正式签署协议之后的2016赛季,富德集团总共为延边富德俱乐部注资1.7亿元,这本身已经与协议签署时规定的“每年投入不低于2亿”有所减少。到了2017年之后,富德集团再也没有任何资金注入,俱乐部只能依靠出售队内明星球员、中超公司分红、球票收入以及吉林省和延边州政府的拨款来维持俱乐部的正常开支。

  但关于向俱乐部注资的问题,富德方面也有话说:“签合同的时候,他们(延边方面)也是股东之一,而且都写在合同里了,他们要提供3000万的注册资金,你现在去工商部门查查,或者不用什么工商部门,就看看俱乐部账账户的记录上,有这笔钱吗?根本没有!”

  在双方对于“俱乐部注资问题”各执一词的同时,有关位俱乐部寻找新赞助商的问题,两家也都在打着各自的算盘。此前,富德方面一直在积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他们甚至已经与一家奶制品企业进行了谈判,但最终因为体育局的反对未能成行。

  同样,延边州体育局也一直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在1月份的通气会上,延边州体育局局长金松天重点提到了一家有海外背景并且长期涉足足球领域的公司,就在双方签约时,该公司提出需要富德方面出具一份除欠税外俱乐部无其他隐形债务的承诺函,富德方面没有同意,谈判随即破裂。破产的结局,或许早已注定。